君闇

成绩不好,经常失踪,画画不行,五音不全
如果这样还想扩的,私

手机内存日常不够
过来先存着
all大和盟教混合吧

画珠子画到瞎

全职高手

Have you ever been to a place?

It's called Zurich.

There are countless famous churches,

and one that you do not know.

You don't understand why it's my belief.

I know ten years Battle,

Azurain's summers,

Weeherbs becomes grassland,

Thunderclap convinced,

Samsara unbeaten,

Nihilum ghost,

Blossoms blood scene,

301 degrees,

Mistyrain the strong team,

Wuthering ahead,

JusticeBlade first firendship,

Praisage does not fall,

Shinesheen is the king.

Whether you believe it or not,

I have seen the glory of the flowery,

the glory of the sword and the curse,

the splendour of the ghost,

the tacit understanding of the crime,

the glory of the spear.

It is the glory of their spirit,

it was my life's faith.

——If that boy's glory never strays.






梦芷:

你是否知道一个地方?
那儿叫做苏黎世。
那儿有无数著名的教堂,
和一个你所不知道的盛世。
你不会明白,那为什么会是我的信仰。
我知道十年霸图,
蓝雨夏天,
微草成原,
雷霆坚信,
轮回不败,
虚空双鬼,
百花血景,
三零一度,
烟雨强队,
呼啸前进,
义斩先义,
嘉世不倒,兴欣王者。
无论你信与不信,
我确实见过繁花血景的狂傲,
剑与诅咒的光辉,
双鬼拍阵的华丽,
犯罪组合的默契,
神枪战矛的荣耀。
那是他们的荣耀盛世,
那是我的一生信仰。
——If that boy's glory never strays.
——如果那个少年的荣耀永不散场。

负面性格三十题(1-5)


(我还是写小段子比较好)

OOC预警
有些地方我不记得设定了
可以当做平行世界看
反正尽量原著向吧
还有
文不对题了解一下啊

cp主常白(会有东皇太一)

(我不知道怎么写系列)

1贪婪
鸿蒙天钟是个很贪婪的孩子
他把喜欢的一切带走,占有
这一点东皇太一早就发现了
但他没有认为这种感觉会对鸿蒙天钟产生什么影响,只是当他产生灵智时间太短,没有学会如何与人正常相处罢了
但东皇太一终究是错了
于是
鸿蒙天钟被贬下凡间
甚至不曾见东皇太一最后一眼

小白贪婪?
不不不,他只是贪心罢了
常天如是说
比如说现在很贪心的在和小方天抢最后几筷子的面条的小白
明明刚才已经听见他打嗝了啊喂
“好了,少吃一点吧,当心晚上撑到睡不着啊”
某个贪心的白毛:哦
然后继续抢
常天:……
要不是你是我的武具,我早在饭里下泻药了!


2自卑
自卑?
本座连感情都是模仿人类的,怎么可能有自卑感?

                                          --鸿蒙天钟

3嫉妒
小白在没有恢复全部记忆时偶尔也会嫉妒小方天或者天尊堂乃至一些敌人
虽然大家都是武具
但看上去只有自己因为一些事情被扔掉过啊

4傲慢
常天抱着给他反辅后后睡过去了的小白
体温真的比自己低好多啊,特别是没有意识时更是如此
第一次见到小白感觉他很傲慢
现在
这只是一个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大龄孩童罢了
白色的发尾被常天缠绕在手上把玩
再怎么傲慢也是自己的

5不忠
小白又被美人计骗去吃一些黑暗料理了吗?

那什么,我打算作妖了

一个不怎么典型的abo文
大概是双a
@巴拉拉能量
(文笔方面你们凑合着看?)
不典型法是这个abo向没有那什么o在特殊时期像喝了x药一样 最多脾气暴躁
也不会拿信息素糊人一脸
(分化时会有比较迷的反应)
a同理
为了满足我的恶趣味 大帅的信息素大概是血味的(我去测了)
长庚他测出来一直都是o,不管我用小名还是大名,称呼还是其他什么的
所以
求个长庚的信息素味道

(沈易测出来是西红柿炒鸡蛋味道的b,陈姑娘是巧克力的a)
(胡格尔是可乐味的o,元和皇帝是迷迭香的a)

……等等之类的

(我本人测出来是龙井a)

来要个建议

关于上次那篇不知所云的平反后续
我到底是认真写点正常的
还是
*戏啊~~~

平反

大概是国泰民安的一段时期
好多设定不记得
严重OOC了解吗
要记得帮忙捉虫
时间线混乱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是一更天(一更差不多七点)
太始帝又在任劳任怨的批奏折,只是那脸掩映于烛光之下,看不清神色
徐令是跟着一起的当初还是雁王的长庚又是南下又是上战场,且看遍当时争权夺利的权贵到最终一个个被雁王一点一点的拔出深埋在大梁的地下的危机,多年以来更是了解这位的喜好,自然是近臣之一
但现在,他被太始帝抓了过来

干什么
批奏折

嗯,这很太始帝
真不愧是当年当着满朝文武和太子说要学会一劳永逸的混皇粮的人

不愧个鬼啊

徐令感觉有点不好,现在是一更,按理说鬼邪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出来,那为什么怎么冷

长庚在一本劝他纳妻的折子上重重的批上了“做好分内之事便可”,冷笑一声,这些世胄在险些国破时用不上,现在倒好,一个个冒出来,尽等着些靠闺阁女子提升家业的机会
也不知这些招数对李姓哪些人用过了
将这本折子摔到一边
顺手取了另一本
尚未看清内容,仅仅是字,便让他脸色沉了下来
义父什么时候这么认真的写折子了?

“臣以为,四海昌定不应为渟涔水榭之本,故请巡北疆”

一向冷静的太始帝差点摔笔
是谁前天还信誓旦旦的说待在京城养伤来着
义父,说好的大将军一言九鼎的呢?

“徐卿,你且回去罢”
“是”

长庚在桌前坐了一会儿,终是发觉自己一遇上顾昀的事,那连乌尔骨都能控制的住脑子就不怎么灵光,惆怅到不行,也是按捺不住,传令道
“回侯府”

未到门前,就看到王伯站在那,一个劲的往外瞅,看到那顶比大梁皇帝日常出行小许多的车辇,心下一松,虽说府里的这两个都是自己看着大的孩子,但小的那个明显比大的省心,且不说性格问题,至少不会长庚突然失踪只留一张纸

待长庚屏退了侍卫
“陛下,这是侯爷留给您的,您看?”
长庚取了这被折的和市井小儿玩的并无差距的纸,展了平些,细读了几遍,看了看纸右下方的私印
“什么时候发现子熹不见的”
“卯时去喊的侯爷,没得回复,以为是侯爷还未醒,便在晏昼时候喊了声……”
后面的话,王伯都不用告诉,长庚自己都能想象出来
“沈将军那里可找过”
“找过了,没见着人”
得,义父这是真北上了
北疆目前也没什么事,子熹因是去了也无碍,可能只是憋的无聊了些,想去看看那玄铁营
明天沈将军才离京,找他也没用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
长庚在上梁揭瓦这种事情上面注定比不过大帅
比如现在,长庚定是想不到顾昀并不打算真的去北疆看看玄铁营,他是打算跟着沈易去南洋的来着

“大帅,你待在京城好好养着不行吗,现在又不是一定要你像当时一样跑去西北吃沙子”还差点丢掉半条命
“你不觉得你养好伤出来想去哪去哪,不用再骗那位比较良心吗?”这伤要是到半路发作了,陈姑娘又不在,我不一定能救回来啊
……
就这样叨叨叨的,沈易看着顾昀忽的一夹马肚,一溜烟儿的跑到前面去了
“聋子,听不见!”
又装聋!!!
沈易深深吸了口气,默念妄执无明三遍
但凡我要是打的过他,定先把他绑回去扔给陛下
“诶子熹,你不是说要北上吗,为什么南下啊?”
“老妈子你烦不烦,我就是顺路,反正都从京城出来”
沈易:……
“顾子熹!”

-------

涛涛江水,逐浪飞花,官道分叉
恰逢其会离别时

千兵先行,倒是主动给了两人道别的时间

两人下马,立于江边,残阳铺血
沈易不知怎么的,忽的喘不过气来,脑子里像是被按了个重甲似的,种种猜测如烧着紫流金的匣子
“子熹,你老实交代”
“你这次,到底去哪”

“啧,老妈子,要是我说,东瀛有动作你信吗”
“大帅……”
“季平啊,你好说好歹怎么的也是个南洋驻军统领吧,消息怎么比我还不灵通”
“……临渊?”
“别什么事情都往长庚那臭小子身上扯,临渊阁本事再大,人再多,会去主动去黑市上贩卖紫流金吗”

“就算是有……”
也不会上报啊,季平,你明白我意思吗
手指间的翻飞,把避讳的东西以另一种方法表达出来
沈易倒吸一口凉气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有人,通了东瀛,倒卖?
“可是要亲自抓人,陛下知道吗”
顾昀白了他一眼
脸上清清楚楚的“写了”“长庚要是知道,这里站着的就是三个人了”
沈易这一听,感觉有股东西从心口用上来,“子熹,你这是 ,先斩后奏吗,元和和李丰那个时期也就算了,你有整个玄铁营撑腰,可你现在……”
“季平,我说过的,纵使我已伤筋动骨,一人挑了这群还是有余的”

可你现在的嫡系亲兵在战中折损过半,还都在西北,你拿什么,护自己啊
“季平啊,你此去经年累月,当心陈姑娘又跑回本家,然后把你拽回去啊”
沈易怒:“就不能说点好的吗”

朗笑三声,不过半阳
顾昀穿着轻裘,外头倒是披了件单衣
“这样儿总行了,老妈子你也别磨叽,你手下那群都该走远了,走了!”
骥长嘶,未得拭过阵前泪
我们都差点生不逢时啊,子熹
也不知明年还能再见否
抛下往日儒将气质,朝向着几米外的人
“经此一别,珍重!”

这音量连顾昀这个半聋都听的一清二楚
“珍重吗”
“珍重啊,季平”

这两个
大概是要写的
问过版权了
没回我
如果我侵权了,就删

全职主题咖啡厅
本来有老韩的立牌

但老韩连立牌气场都强到一个境地
我手抖拍糊了
……

话说为什么叶修和老韩的月饼和配菜味道一毛一样?

真小透明来蹭个江老师

你们看啊
江老师那么平易近人
一定不会介意我蹭个热度哒

你们看啊
江老师随便看到一张图就可以文思泉涌
说明江老师的有一双对事件万物极其敏感的双眼啊

你们看啊
江老师一夜之间涨了600fo
说明江老师的文笔真的很好嘛
比较之下我觉得我文笔好差呀
我都觉得大家有点大惊小怪了呐
不能因为自己做不到就怪江老师人缘好嘛

你们看啊
江老师在圈里犬吠的真好听
一定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家教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江老师
不让它叫呢

一点定期的脑洞

最近突然想到
可以写一个玛丽苏穿到杀破狼的文诶
套路你们都懂的
(私心想让玛丽苏小姐姐变成助攻)

今天你关注的up主更新了吗?


人设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世界观庞大

半架空

本文又名《平行·相交》
因为我打算玩综合了

 

私设:女主在学妹的条件下被白家在L市的分支收养(名义上的亲妹妹)

白家主要成员大多集中京城(有传说中的京城四大家族)

 

不明白的可能等到后面就看懂了

实在等不及的,可私信或评论

有时间的话会一一答复的

 私心中v
你们懂的
(这篇改过了)
。。。。。。。。。。。。。。。。。。。
我可不会做这种把自己妹妹拖下水的事

“哦,那么,这可和传闻里17岁便用那种特殊手段掌控了整个言氏的你,不一样啊”

我不像你,会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兄长弄死啊
你说是不是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白夜手中猛然出现了电流,下一秒,便是毫无征兆的锁喉
被袭击的人瞳孔中本来的冰蓝微微收缩,而白到泛蓝的电流近在咫尺
“锵——”白光闪过,电流宛若被撕碎一般,在空气中闪烁了几下,波纹一样的在空中荡开,不过一息,刚才的拔张剑弩却变得温和平静
“哦?”白夜明显一愣,随即却笑了下,那张本和白起极为相像的脸,少了的是白起的认真严肃,多了的是他本身的乖张暴戾
“诶呀呀,都说你完全没有evolve的能力,但若是完全是靠自己本身的练习便能接我这一下,是不是太夸张了呀?”

没有evolve的人们总习惯把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怪罪到别人头上,但我到觉得,对于你,那个普通,可以去掉

屏幕上的句子让白夜成功炸毛,但随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看依靠在办公桌边的男子
在这种气氛下把自己的袖里剑收回,讥讽一个比自己强大的evolver,顺手把桌上早已冷掉的茶杯拿起来喝了一口,感觉他已经不在办公室,而是在一个英国的咖啡店喝着下午茶
这样的人,不是白痴是什么
但在气场上被压制了的人却是自己

不过你也说的对,我的确有点夸张

白发男子放下茶杯,重新在手机上打字,翻转屏幕,眼中的波澜不惊对上了愣住的白夜

但我的确没有evolve,同时也能击败你

白夜眼中阴晴不定
这怎么可能呢
evolve能力者都是身体潜能被极度开发,即便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特警遇到一个刚刚觉醒并毫无攻击性的evolver也是注定输的

父亲的实验没有出错过
白起和自己也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有些时候,你们拥有的能力反而会逊色

白夜抬头看了看他
“你真的不打算……”
“不了”
“切”
白夜转身便是离去
“不送”
————————————————————————————————————————————
对面的高楼上
“king,‘blackswan’的机划 好像开始了”
“嗯”
烟蒂扔在地上,被皮鞋碾碎
————
可恶
可恶
这人这么能这样平静
就跟白起一模一样啊
白夜一下又一下的打着沙包
“砰”
沙包总算支撑不住落在了地面上
内里的填充物也随之撒了出来

于此同时
L市
白起把自己最新的滴胶作品发到了网上
许多人的手机同时响起了提示音
活动了一下,看看时间
差不多九点半了,该睡觉了
突然感觉身后一凉
————
“把自己哥哥消息作为条件之一,该说他是傻还是什么呢”
白发男子垂眸浅笑,看了看楼下归来的女孩们
“我们回来啦!”

(不要问我在写什么)
(因为在改大纲后我就随心所欲了)

(标题意思是月祭)
第七篇
全文与标题无关
黑化有

oOC有

重生有

主龚大
现龚×原大(大概)
关于东方芜穹
装作现在他不存在吧

以上OK√

。。。。。。。。。。。。。。。。。。
未到屋前
却已经看到了滔天而起的火光

逍遥散人愣了愣
刚想冲进去
突然意识到身边还有一个叶昭昭
“你在这待着!”

没有
没有
他不在这儿
没有灵力波动
想来也是
这孩子本身就是天灵根,也凭借这自己一举修炼至半步金丹,亦是少见的符修,这凡火想必也不会伤他

应该是出去了吧

散人皱了皱眉,转身之间忽然心念一动,看了看地面

东方纤云笑了
呐 ,老祖,我的确在这里
可就是你在我面前咫尺之遥,也是看不见阵中的我的
这个阵本就是为灵魂准备的
自然只有处于灵魂状态下的人能看见
也算是预防天道提前干预自己计划的方式了吧
虽然说可以一世又一世的轮回,但还是想
能把命运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东方纤云没有想到的是
逍遥散人虽看不见他,但也毕竟活了那么多年,阵法多多少少也见过
就是东方纤云自己创作的符阵,也能隐约看见些玄机

而此时此刻,在逍遥散人眼里的符阵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周围的火光仿佛离他远去
明显的,此阵在运转
略思索

不会是被自己困在阵里了吧

不得不说,有时候脑子有坑的不止是逍遥门穿越的大师兄
还有可能是逍遥门几百年的老祖

“小家伙,你听的到吗?”
“……我先回逍遥门找到解决的方法”

东方纤云面部表情目前坏死
其实,老祖你只要把阵破坏就好了

逍遥散人自然不会听到东方纤云的心声
只转了身带走了叶昭昭

山上有火光
山脚下的一个小镇里,刚解决完怨气的龚常胜忽然想起镇上人常说的一人
“他在住山上,身边时常跟随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你们手上的黄符他也有,也经常用来帮我们祛除恶灵和怨气”
“此人姓李”
“那个大哥哥两三个月没有下过山了”

两三个月没有下过山,现在山上还有火光
此时拜访虽不是最佳,但倒也有足够的理由了

(三路终于出场了)


文荒
想写原耽了
不过只是想想
(连点梗都没写完,文笔也差怎么可能写原耽啊啊啊)

两次都是不同声线
……
我有点想吐槽自己

点梗系列

许起兽耳梗

@柯基家的鱼 点的梗

但问题是
我没法写出甜的感觉诶





小学生文笔注意哦
重度OOC注意
有好感前提注意
许墨轻微猫控注意
几个月没玩了
人设都忘了

所以
人物性格
大部分都是我的印象什么的
而且感觉没有写出cp感

OK?
go↓

门铃一阵阵响起
屋内的许墨皱了皱眉
阳光从未遮掩的窗帘中倾泻而下
在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了不规则的光晕

难得一次自己把实验扔在身后想试着睡觉的

许墨看着天花板沉默

铃声的间隔愈来愈短
彰显着来人的焦急

还未走到门口
铃声戛然而止
“许墨可能不在家,我们去实验室找他吧”
隐约是悠然的声音

这小姑娘
平时怎么就不来,偏偏这个时候
许墨摇摇有点懵的头

悠然没有想到的是,前几天许墨匆匆忙忙离开忘记带走的那瓶液体居然……居然……

瓶子被来帮忙搬东西的白起失手打翻
液体流了出来
沾在白起手上
怎么洗都洗不掉
第二天白起来敲门,还带了一顶帽子
在白起摘下帽子的那一刻
悠然觉得有点……咳

白起的头上
那个是,是猫耳朵吧

本着白起一直教导的“遇到奇怪的事一定要报警(抱警/紧我)”的优良传统下,悠然打算直接带白起去警察局“走一趟”

然后白起小哥哥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个提议

“我觉得我会被当做变异物种抓起来的”
白起如是说

然后小姑娘灵机一动——那个东西是许墨的耶!
“许墨搬到我隔壁了,我们去找他吧!”

“?”
关许墨什么事

脑回路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

“?”
许墨有记忆以来懵逼的时候没几次
但今天可能是他懵的最久的一天

为什么白起头上会有猫耳朵这种东西
毛茸茸的
还会动诶
诶,没有尾巴吗?

许墨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心里懵圈)(bushi)

不愧是许墨教授
连这种奇怪的事情都能接受
所以说单纯可爱的悠然完全不可能看穿许墨的心思嘛~

……

“所以,是我的留下的那瓶不明液体让白警官变成这样的?”
许墨:我怎么不知道上面给我做临床实验的药有这种效果,这玩意儿不是镇定剂吗?

“目前看来,是的”
“……”
“……”
“呃……”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咳”
白起动了动“耳朵”
猫的话,耳朵竖立,向前做短暂而快速的抽动,痉挛时,情绪较不稳定或紧张
许墨脑中突兀的跳出了这些资料
强行和白起对视了一下
满意的看到白起微微收缩的瞳孔

看来白警官在紧张啊

莫名有些兴奋了呐

“……这种东西本来是为了做临床医学实验报告用的,对人体的副作用目前看来是改变一部分外貌,而且是非人属性的”
“我还苦于没有办法打出报告,因为没有人愿意主动进行实验”
白起皱了皱眉
许墨这个家伙,自己偶然在警署暗室的档案中看到过,“The Gunfighte”的高层
仅仅是因为这人太过危险,连军部都不愿与他正面对上,故,下令保持观望
都想等一个机会

许墨笑了一下,他自然是知道白起为何如此的
人民警官,根正苗红的好少年,必定是觉得自己这个有隐藏前科的人会为上面做出什么样的实验
光这药,据说也牵扯到了不少人啊,那离开这个世间的会有多少,许墨自己也是不知道的,但想必这个数字……
表面上还是不要被抓把柄了吧
“不过也请白起警官放心,这种药对人体没有什么伤害,而且可以短时间内提高人体部分感官感觉”
这句是真的没说谎

“为了安全方面的保证,是否可以请白起警官在我这待个几天,等药效过去呢”

许墨满意的看到白起眯了下眼,危险却感到诱惑
“好”

我迷失于他的眼,义无反顾的走向危险而温柔的陷阱。

也许羁绊的开端,便是其中一人从一开始就被吸引。

可能有后续
有的话就是船戏了

(不要脸的求评论什么的)

诸君对不起

如果dianwu了诸位的眼睛我十分抱歉
(如果您觉得那什么,那么我也是,因为我看完后我吐了)
但我觉得,我们不能让人这样吧

一个连字都会打错的,在骂人
虽然我主要混的不是魔道
但我挺喜欢的
所以我觉得我忍不了

我看多了关于各种黑粉的话
我知道我不能被情绪化
这样太幼稚

我只能从法律角度分析
但像她这种发言其实是属于恶意dihUI他人
是构成(犯/罪)的

基本上到初三为止学过社会课的老师上课应该有提到吧(反正我们老师说了)

所以我基本判断
这个应该没有12岁
至少心智没有到

我个人目前也就15岁

我很难想到像这样一个人可以说出那么多让我难受的话

只是感到难受
各种意义上的难受
但也有可能是我心理承受力太差

再次声明
我不是故意想exin大家
只是希望大家能有感触

(如果觉得我故意exin人,请私聊骂我,不要在评论骂)

除了修改一部分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http://anyuyeying.lofter.com/post/1ebff85f_eebb781c